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好害羞啊……

忽然,两声门铃响。

乔初见惊得浑身一颤,脑袋顿时弹出一个弹幕,上官域?没出半秒就被自己的想法给蠢笑了。

丫的!这都有后遗症了!

……

原来是辛迪来给她送午餐。

看着乔初见一脸爆红染血色,辛迪才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初见,发烧了吗?!”赶紧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语气着急得不行,“怎么……咦?没烧啊?”

乔初见默默的囧了,清了清嗓子,她终于明白人为什么尴尬的时候会喜欢咳嗽了。

“刚刚躺床上眯了会,有些热。”乔初见解释得无比心虚,从辛迪手里接过打包的饭盒,是F市一家经典老字号小馄饨。

她们俩都一直想吃来着,正好今天中午拍摄结束得早,剧组午餐还没准备,所以就叫了外卖。

辛迪也在沙发上坐下,看了看还“噼里啪啦”大雨点子落着的窗外,

“这几天都说是有雷暴雨,天气确实闷热得厉害,晚上睡觉空调开得别太低了,要真感冒发烧了大老板会灭了我的。”

辛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认真,很诚切,一脸“初见一定要化身超级女战士”的严肃表情。

……

乔初见,“……”

不过,这几天F市都要下暴雨啊?

乔初见若有所思的凝了凝眉。

“……初见?”辛迪突然扬声一喊,乔初见一愣,赶紧回神,“啊,辛迪说什么?”

辛迪看着眼前一副心不在焉表情的姑娘,又摸了摸小脸,

“我说,剧组马上就要杀青了,最多还有十天,再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重回大老板怀抱了!小别胜新婚啊啊!”

乔初见还好勺子里的小馄饨没喂嘴里去,不然非得噎着不可,泪目一句,

“真没法儿好好交流了……”

辛迪哈哈大笑,好一会缓口气,又认真了脸色,伸手拍了拍乔初见的肩膀,

“初见,真的很棒,相信我,一定会火的,和大老板没关系。”

进组的这三个月,她亲眼见证了乔初见一点一滴的进步,演技这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,有些人是后天努力学习积累的。

乔初见很有演戏天赋,而且长相精致,五官漂亮,辨识度极高,是属于越看越耐看越好看的那一种,这是她的得天独厚,可是她依然很努力。

当然,演艺圈从来都不乏努力之人,更何况还是一刚入行的新人了。

但是乔初见比她之前带过的所有新人都要努力得多许多,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演戏,还有一个原因,或许连乔初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因为她的男朋友是终极大老板。

她没想着要从域总那里走捷径,反而卯足一股劲儿想要让自己变更好,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。

她也不好戳破,但这样的情况,她作为经纪人是相当喜闻乐见的。

从她手里出去的新人基本都红了,更何况初见背后还有一棵粗得都抱不住的大树,不火起来她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……

乔初见倏地一怔,莞尔一笑,脸颊上的染红都晕开了,“我要和大老板打小报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