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自己的恩师如此说,童健高傲的眉毛一挑,脸上闪现出一丝不爽的神色。

“师傅,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?就对这个宝贝徒弟这么没有信心?我承认李二蛋足够妖孽,但徒儿我,也一点不差好吧。以前我不是那小子的对手,那是因为在筑基期之前,我修炼的功法,稍微差了那小子一点。

现在不同了,恩师传授给我日月乾坤刀法,只要我把这套刀法修炼到大成,战胜李二蛋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“童健十分不服气的说道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

看着一脸自信的童健,独孤婵不由得想到,前日李二蛋一剑斩杀绝命天尸,一拳轰暴田重阳的场景,摇头轻笑了一声说道。

“乖徒弟,可知道,李二蛋那小子,已经突破到筑基期了。而且他还是一个肉身修炼者。肉身的境界,已经达到了锻骨境。气武双修啊,同等境界的情况,那小子现在就是无敌的存在。

小子要想战胜那小子,就努力修炼吧。除非能比那小子高出几个小境界,才有希望战胜他。“

其实独孤婵就是不想打击童健,以独孤婵看来,别说是高出李二蛋一两个小境界了,就算是自己,筑基七品的修为,面对现在的李二蛋也只有败,没有胜。

“什么?李二蛋那小子居然突破到筑基期了?师傅是听谁说的?”童健的眼眸之中,闪过惊讶,和惊喜的神色。

“就是在几日之前的事情,而且那小子,而且这小子突破,闹出的动静也是相当的大,居然渡的是九重天劫。”想到九彩天雷的可怕,独孤婵这种顶尖高手,都是一脸心有余悸之色。

“什么?那小子居然渡的是九重天劫,这怎么可能?九重天劫不是传说之中才有的?就算是威震天前辈,当初渡劫之时,也只不过是八重天劫。”童健顿时被震撼住了。

童健数月前渡劫之时,度过的是六重天劫,就弄的童健半死。童健当然明白,九重天劫意味着什么,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,自己和李二蛋居然相差这么多。

花房女孩纯净迷人

“如果为师要不是亲眼所见,为师都不会相信的。但为师是亲眼所见。”独孤婵感叹道。

“九重天劫,居然度过了九重天劫。”轻声呢喃之中的童健,好似泄气了的气球一般,一下子变得有些萎靡。

不过,这种萎靡,也只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,只是片刻之后,童健就从新恢复到一脸自信,无比自傲的表情。

“师傅,虽然这个李二蛋,度过了九重天劫,但徒儿没有猜错的话,他也只不过是依靠秘宝,才能在那种天威之下幸存下来。也就是说,在不动用秘宝的情况下,徒儿我未必比他差,早晚有一天,我会超越他的。”

“动用秘宝?”

独孤婵喃喃自语了一声。

童健说的没有错,李二蛋确实动用了秘宝,而且还毁掉了一个翻天印。

“怪徒弟,说的没有错,那个李二蛋渡劫的时候,确实是动用秘宝了。不过我要告诉的是,那小子渡劫的时候,身边汇聚了十个以上,筑基五品以上的强者,想要击杀他,抢夺秘宝。”独孤婵有些神往的说道。

“什么?李二蛋在渡劫的时候,十个以上筑基五品的高手在围杀他。是谁那么无耻?简直是该死。”童健听到自己兄弟,遭受了这等待遇,顿时双目冒火,一脸的愤怒之色。

“阴阳门的阴阳老祖,天书阁的丹青老人……”接下来的时间里,独孤婵一口气,把围杀李二蛋的那些老怪物的人名,一一说了出来。

“这,这……”

围杀李二蛋的这些老怪物,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存在,童健是彻底的震撼了。

而且还是李二蛋渡劫的情况下。

“师傅,那李二蛋遭受这么多年无耻的老家伙围攻,是如何渡劫成功的?拿到他在这些老怪物的追杀下,成功逃脱了?”童健问道。

“逃脱?”独孤婵脸上的肌肉,狠狠的跳动了两下,然后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小子胆大包天,他才没有想逃跑那。确切的说,那小子是故意给那些老怪物下得套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独孤婵一口气,把李二蛋渡劫之后的前前后后,简略的给童健说了一下。

在看童健的表情,彻底的石化了。

利用渡劫坑杀一众老怪物。

渡劫之后,斩杀一个堪比金丹的绝命天尸。

斩杀阴阳老祖,一拳轰炸田重阳。

这一件又一件的壮举,彻底叫童健震撼了。

此时此刻的童健,没有一点和李二蛋一决雌雄的心里了,心中有的只有崇拜,膜拜,此时此刻的童健,心中想要说两个字,牛X,说三个字,真牛X,说四个字牛X牛X,说五个字,真他吗的牛X。

良久,童健才从一脸震撼的表情之中走了出来,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目光直视自己的恩师,有些颤声的问道。

“师傅,亲眼见证了这一战,您老能评价一下?现在的李二蛋,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?

可以正面打败筑基四品,筑基五品,还是筑基六品?”说道此处,童健的声音越加的颤抖了。

对于童健这等天才,越级挑战,简直就是家常便饭。但是!前提是越级多少?那总是有一个限度的。

听到徒儿的问话,独孤婵微微沉默了片刻,轻轻长叹了一声说道。

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为师已经不是这个李二蛋小友的对手了,天下第一散修的称呼,也该是时候换人了。”

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。师傅您老人家,都不是那个混蛋的对手了?我不相信,师傅您老人家,可是筑基七品的修为,当今天下,除了威震天前辈,谁敢说战胜老师您?”

童健彻底的有些懵逼了,自己老师什么实力,有多么高傲,童健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当今天下,能叫老师佩服的人,除了威震天之外,根本就没有任何人。

然而!一向高傲的师傅,居然在自己面前,承认不如一个晚辈,这叫童健无论如何不敢相信。

“乖徒弟,不论相不相信,事实就是如此。为师确实不是李二蛋小友的对手,虽然没有真正的交手,但为师能够感觉到,李二蛋小友确实比为师强上一些,或许只有威震天,能跟他一战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