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当沈七夜以个人名义筹款五千亿的消息一传出,如同大地震般席卷了江南省周边数个省份。

   柴家议事厅。

   “沈七夜,难道是走投无路了,才会想出借钱办法对抗宋家?”柴成业看向柴家众人面色凝重的说道。

   此话一出,柴家众人附议。

   “家主说的及是,如果沈七夜真的能与宋家都下去,何须筹款五千亿,这钱我看绝对不能借。”

   “借了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。”

   “是啊,当初沈七夜在东兴一夜鏖战九场是何等的威风,哼哼,想不到他也有今天。”

   柴家当初的罪过沈七夜,被逼的柴家上上下下,几十口人跪下。

   柴家虽然跪了,但是柴家人的心中岂能没气,在土著与宋家对峙的阶段,他们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,想让他们借钱,柴家的人岂能答应?

   但是柴成业却是猛摇头,显然不同意柴家诸多叔伯的看法。

   “既然赵龙已经把命令传达道了我柴家,不借我如何向远晨兄弟交代,那岂不是寒了我柴家门神的心?”柴成业声如洪钟的说道。

   甜到宅男动心的羞答答小妹

   此话一出,刚才反对借钱的声音立马压制了下去,这些柴家人再狂傲,也不敢否了唐远晨的面子。

   柴家积累了数十年,正是遇上了唐远晨,这才如虎添翼,从一个巨富之家变成半省之家,超级大老,唐远晨功不可没。

   “小罗,这事怎么看?”柴成业看向末首的罗亮问道。

   自从在金山大峡谷偶遇沈七夜后,罗亮与柴云芊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,虽然是女婿,外姓人,但是他也有资格坐在柴家议事厅。

   “爸,依我的意思,借。”罗亮咬牙说道。

   “借多少?”柴成业追问道。

   “有多少借多少。”罗亮说道。

   柴家议事厅,顿时骂声一片。

   大叔公猛拍桌子吼道:“荒唐,荒唐至极,宋家可是世家,如今宋青聪与世家令都还没到达中海,沈七夜已经如此焦头烂额。”

   “罗亮,就没有想过,万一沈七夜败,我们柴家去哪要这个钱?”

   被大叔公这么一鼓动,柴家大多数的人都反向借钱给沈七夜。

   柴成业数年陷入了沉思,他之所以问罗亮的意见,就是知道罗亮与沈七夜交好,借他之口说出自己心中的意见,却没想到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。

   “父亲,各位叔伯,其实借不借,已经不重要了,从唐叔叔踏入新市开始,就代表了我们柴家已经站队。”这时柴成业的儿子柴谦站出来说道。

   柴成业眼眸一亮,大叔公刚准备反对,但是被他拦下去。

   “谦儿,继续说下去。”柴成业支持道。

   “既然我们已经打定了大方针是借,那便是借多借少的问题。”柴谦说道:“诸位叔伯有没有想过一个重要的问题,宋青聪为什么能从宋家十几个直系中脱颖而出?为什么他刚坐上世主的位置,新市就成立?他又为什么迫不及待向新市发动号角?”

   “难道这些都不值得我们柴家深思吗!”

   轰!轰!轰!

   柴谦此话一出,柴家诸多长辈脑袋一空,宋青聪目的呼之欲出!

   宋家准备挥师南下,以新市为跳板,逐一吞并超级势力!

   可是宋家已经占据了中海百年,已是王宫贵胄,他这是想干什么?

   “谦儿,可不能胡说啊,有什么证据。”

   “如果按照的推断,宋家是以新市为跳板,那下一步岂不是我们安北,安南省??”

   “这个计划太异想天开了,我觉得这是的猜测臆想。”

   柴谦这句话,直接说到了柴成业的心坎里去了,因为他也有这方面的顾虑,现在他们柴家隔岸观火,还能笑的出来,等到宋家真能吃下新市,那么他们会不会挥师南下?

   宋家黑衣人方阵的厉害,他已经通过各种眼线知道,真到了那一刻,那么柴家真能独活?

   “歉儿,可有证据,证明的观点?”柴成业急忙看向柴谦说道,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新市的争夺,就不是宋家与新市土著的战斗,而是江南周边诸省,与宋家挥师南下的战斗了!

   “我有一个可靠的消息,宋青聪用八年的时间,制定了一份计划书,而他之所以能从宋家十几个直系中脱颖而出,获得宋太公的青睐,正是跟这份计划书密不可分!”柴谦说道。

   八年?

   什么计划能指定八年?

   如果柴谦这个消息属实,那么宋青聪的狼子野心,已经显而易见了。

  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去考证消息的真假,柴成业要先给赵龙一个答复与态度。

   “回复赵龙,我要中海的一份地盘,只要沈先生肯答应,我柴家必定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!”柴成业猛拍桌子,下达柴家的最终决策说道。

   与此同时,同样的家族会议,在各大超级势力与半省之家中同步上演。

   虽然他们不像柴成业那般狮子大张口,要中海的地盘,但是各位超级大老也提出各自的要求,要么划定地盘,要么提出新市的合作意向。

   沈家祖宅内,赵龙忙的额头烂额,不停的向沈七夜汇报吵架大老的最新意向,像柴家提出进驻中海的要求,无一不是被批准,而异想天开想要进驻新市的超级势力,无一不是被沈七夜否决。

   “七夜,我们这样会不会得罪很多人?”赵龙放下电话,一脸担忧的说道:“万一,我们在与宋家的对抗中失败了,我们连新市的利益都保不住,为什么不先把钱骗到手在说?”

   沈七夜开口问诸多超级大佬与半省级人物借钱,并没有觉得自己低人一等,可以选择借,也可以选择不借。

   “赵龙,那想过没有,为什么那么多超级势力都希望我赢,而不是宋家?”沈七夜淡淡笑道。

   到目前为止,赵龙收到的讯息,全都是愿意借钱,那么也就代表了,他们更希望看到沈七夜赢,而不是宋家赢!

   赵龙眉头微皱,这点他怪异他也感觉出来了,哪怕他身在局中,身为土著一方,他都觉得宋家的赢面更大,为什么那些隔岸观火的大老们,都希望沈七夜胜出,难道他们不怕万一沈七夜失利,这钱要不回来了吗?

   “因为宋青聪的野心太大了,大到要颠覆整个东南格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