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澜成知道安之素在木歌这里就放心了,一直忙到六点多才来接人,木歌都睡醒了,安之素还在睡,她昨晚熬了夜,今天又喝了点酒,没人喊她她能睡到明天。

   “喝了多少?”叶澜成问道木歌。

   “没多少,她是太累了。”木歌回道。

   叶澜成嗯了声,问道:“给她做评估了吗?她的焦躁症怎么样了?”

   木歌摇头:“没有,她今天来找我是为了另外一件事。”

   “嗯?”叶澜成询问:“什么事?”

   木歌把事情和他说了一下,最后建议道:“我站在心理医生的角度也认为她需要放松地出去走走,她被精神病院关了五年,出来之后精神也一直处于高压的状态,如今真相大白,她需要时间来适应放松以后的精神状态。”

   安之素这种情况就和忽然退休的人一样,干了一辈子的工作,忽然间早上不用起来上班了,明明身体轻松了,但难免会觉得心理空虚,很容易患上心理疾病。

   “我会考虑的。”叶澜成道了谢,把还在熟睡的小妻子抱了起来。

   木歌送他出门,目送叶澜成抱着安之素进了电梯后才重新关上了门。

   回到客厅,拿起手机,微信上有好几条未读的消息,全部都是经纪人发来的图片,她点开图片一一查看,每张都是不同品种的宠物狗,全都是按照她的要求找的,她只要从中间挑出最喜欢的,经纪人就可以帮她买回来了。

   木歌挑了两张照片出来重新给经纪人发过去。

   优雅贵气美女古典服饰香艳吸晴清纯图片

   经纪人秒回:两个都喜欢?

   木歌:嗯,把这两只送过来吧。

   经纪人:想好了吗?拉布拉多和金毛都是大型犬,平常这么忙,养一只就好了,养两只放家里不得翻天。

   木歌:先送两只过来,我养几天,观察一下脾气和性格,最后只会留一只。

   经纪人:搞不懂,我让助理去狗舍接了给送过去。

   木歌:嗯。

   ……

   安之素睡的沉,一直到了澜庭居也没醒,叶澜成直接抱她回了房间,把她塞进了被子里,安之素也只是翻了一个身,随后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   这一睡就是一夜,第二天因为头一天睡多了,早早地就醒了,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自家床上,旁边还睡着自家老公的时候,安之素就猜到昨晚肯定是叶澜成把她从木歌家接回来的。

   她没有吵醒叶澜成,蹑手蹑脚的下了床,又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。

   外婆和白心慈都还没有起床,只有蓉婶已经在厨房忙碌早餐了。

   “蓉婶,早安啊。”安之素跑进了厨房和蓉婶打招呼。

   蓉婶笑道:“少夫人早,您怎么起这么早?肚子饿不饿?”

   “昨天睡多啦。”安之素吐吐舌头,笑眯眯地问道:“蓉婶,可以教我做饭吗?我想给阿成做顿早饭。”

   “少夫人您要给大少做饭呀。”蓉婶笑道:“您要给大少做什么?”

   “做点简单的吧,复杂的我也学不会。”安之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

   蓉婶想了想道:“那就煎蛋吧,粥我已经熬上了,吐司等会加热一下就可以吃。”

   安之素:……

   安之素没好意思说自己上次煎蛋被叶澜成吐槽了,默默地点头,想着这次有蓉婶在一旁指导她,肯定会比上次煎的好吧。

   然而事实证明安之素太高估自己做饭的天赋了,即便是有蓉婶在一旁指导,她也是一连煎了三五个糊掉的鸡蛋才勉强上手。等到能煎出不糊的鸡蛋时,垃圾桶里已经躺着十几个废品了。至于两面金黄这样的高水准,那是想都不敢想的,恐怕把冰箱里的鸡蛋全用完都练不会。

   “好难哦。”安之素感觉比画设计图还难。

   蓉婶不忍心打击她,宽慰道:“术业有专攻,少夫人您的手天生就是画设计图的。”

   安之素有点被安慰到了,也不再逞强,把位置让了出来:“还是蓉婶做吧,我给阿成煎一个就行了。”

   蓉婶把她煎好的鸡蛋放到一边,又重新拿了一个盘子出来,开始麻利的煎蛋,一个个都能煎的两面金黄,色香味俱全。

   安之素:……

   刚刚感觉有点被安慰的安之素又受到了一万点打击,她必须得承认,自己在做饭上真的是半点天赋都没有。

   蓉婶在厨房里忙的时候,外婆和白心慈就一前一后的起来了,安之素出来和她们打招呼:“外婆早安,妈早安。”

   “之素今天起这么早啊。”白心慈很意外,平常安之素都喜欢睡懒觉的。

   “小懒虫总算起早一次了。”外婆打趣她。

   安之素嘻嘻一笑,跑上了楼:“我去喊阿成。”

   上楼进了房间,安之素就扑到了床上,在叶澜成耳边轻声喊道:“阿成,起床了哦。”

   叶澜成睁开了眼睛,伸出两只胳膊抱住了小妻子,蹭了蹭她的脸颊,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: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

   安之素只感觉这个声音能把耳朵听怀孕,她亲着他的下巴邀功:“我可是一大早就起来给做饭了哦。”

   听着小妻子邀功的语气,叶澜成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   安之素咯咯笑道:“没那么严重啦,不过的确有一点点小事想和商量。”

   “嗯?”叶澜成明知故问。

   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出去看看。”安之素借用了网友辞职的理由。

   叶澜成:……

   这是什么奇葩的说辞。

   “阿成,我想出去采风,关教授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我的设计不够有意义,她希望我能设计出有收藏意义的作品。”安之素见叶澜成不说话,索性摊牌了。

   叶澜成昨天对木歌说考虑考虑,其实没考虑一会就同意了,他就等着小妻子主动跟他提呢,但这会她提了,他又不想答应了,一想到小妻子要离开他一段时间,他就忍受不了。

   “阿成……”安之素开始使用美人计:“就答应我嘛,答应我嘛。”

   叶澜成坏坏一笑:“想让我答应也行,先喂饱我。”

   “那我们去吃饭。”安之素开心的要拉他起床。

   “不是我饿了。”叶澜成反手又把她拽回来,给了她一个“懂得”的眼神。

   安之素:……

   她可以说她不懂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