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导员强自镇定, 让学生们不要惊慌。

   罗文和罗易都紧紧守在云景身边,脸色煞白。如果元景真在这里出了危险, 两人几乎不敢想象后果。

   他们甚至开始迁怒资助这次郊游的人, 对于那两个擅自改变路线的女生,更是添了几分怨怒。

   罗易是弟弟, 本就不如他哥沉得住气, 悄悄擦了下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, 无助地抬眼看向哥哥。

   罗文瞪了不争气的弟弟一眼, 注意到元景依旧闲适冷静地靠坐在那里, 没有任何为难忧虑之类的情绪, 心里忽然安定下来。

   “先别慌, 只要元少联系不上, 那边立刻会知道消息。那些军人都能撑过这么多天,我们一定会等到那边来人的。”

   注意到两人的紧张,元景狭长的凤眼一瞥, 淡淡说道, “一个二品阵法而已,就算出不去,也死不了人。”

   罗文和罗易对视一眼, 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 除了他们这个小角落, 在失措恐惧和迷茫之后,三个班的大一学生终于在指导员的安抚下冷静了一些。

   尽管还是忧心害怕,女生们已经行动起来,自动自发地看守大家的包, 整理剩余的食物和水。

   男生们则一部分留下,一部分胆子大的分成几个小队,在能看得到的地方,做记号,找出路。

   虽然情况诡异,但是学生们心底依然偏向科学能解释一切,只是他们没找到方法而已。

   秋日里的大眼美女生活照

   事实上,他们已经表现得足够好了,至少没有堕了最高学府的威名。

   高个子军人和他的几个手下甚至已经做好,这些刚上大学的学生像没断奶的娃娃一样哭哭啼啼的心理准备了。

   所以即使知道这样是做无用功,但是他们并没有出声阻止,怀着希望总是好的。

   说不定能让这些学生误打误撞,找到出路也说不定。

   毕竟进来这里也不那么容易,他们还不是轻轻松松地进来了,还安然惬意地享受郊游和烤肉。

   对比自身进来时九死一生的苦逼遭遇,这些学生简直运气好到让人嫉妒。

   顾雨悄悄和云昭二号道,“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吗二号你可以带我们出去吗?”

   二号屁股黏在顾雨肩膀上,边梳理羽毛边道,“不要指望我,我又不是狗。”

   顾雨怒道,“……这和狗到底有什么关系?”狗有你那么讨人嫌吗!

   二号白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在我查的宠物资料中,最悲剧的就是狗啦,得负责递毛巾拖鞋,捡球,给人带路,帮忙捉拿耗子、野兔小偷等一切闯进你家的活物,等你有了孩子,还得帮忙带小孩,遛他散步之类的。”

   二号露出一个同情怜悯的眼神,又道,“我们鸟类倒是还好,只负责吃和睡觉,同意你们观看我们漂亮的羽毛就够了。当然,我看不起那些卖唱的!”

   顾雨瞠目结舌,“……你说的对,事实上,只要你不花我的零花钱玩游戏,我就该谢天谢地了。”

   顾雨不再理会二号,将希望寄托在了云昭身上。

   吃饱喝足的云昭抬起身子打量了一下周围,然后啧啧感叹道,“应该是个阵法,在你们这种地方,真是难得一见了。”

   大概发现顾雨有些不安,云昭又安慰道,“一般有这种阵法守护的地方,会有前辈洞府或者遗迹。别怕,还有我呢,我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   筑基之后,他的本体更为强大了。就算是修士,不到元婴期也无法重伤他。

   听到后面一句话,顾雨的眼睛瞬间一亮,财迷道,“或许我们进去看看也不错。”他还没探索过修真界的遗迹呢,进入门派的几个月,他看过的修仙传记中,每每提到前辈洞府可都有仙灵宝物出世的,最不济也能得一笔财物呐。

   “而且,你知道的,我最近正好在研究阵法,或许我们今天真有这个运气。”顾雨越发兴奋道。

   云昭即便失忆的时候也将顾雨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,不过,这一刻,他也没扫兴地提醒顾雨,他刚学会的一品聚灵阵,直径还不足一米……

   云昭当然也是愿意探索遗迹的,但是,目前最重要的,是安然无恙地将顾雨拐到蛇岛。

   顾雨开始观察周围,不过范围太大,一时半会儿看不出什么。

   正在这时候,那个高个子军人来到了学生中间,径直走到顾雨和顾辰面前,“你们两个是顾家人?”

   顾辰点了点头,谨慎而疑惑地看着高个子。

   “你们好,我是谢弘昊,那边那个是我弟弟谢弘煊,他和你们是校友。我过来是为了两件事,首先,我得向你们道谢。”

   看到兄弟两个脸上都是一副不解的样子,谢弘昊笑了起来,“前几个月,我爷爷生病,路爷爷送来一株人参,才将身体调理好了。我知道那人参是他从你们家得来的,所以,我们谢家一直想对你们说一声谢。”

   对于遇到那株人参救到的人的亲人,顾辰虽然讶异,却并没有以恩人自居的意思,只是道:“如果道谢,与我们家并没有什么关系,你们向路爷爷道谢就够了。”

   爷爷也是看的路老爷子的面子,才舍得孙子送他的人参。

   谢弘昊也明白,只是笑了笑,虽然顾家跟谢家没有交情,那人参也不是为了谢家,但是,他们还是感激顾家当时能送出那株参的。

   以后如果有机会,这个恩情是一定要还的。

   谢弘昊继续说道,“这第二件事,我过来是想请你们兄弟帮忙的。我认识你们小叔,还听说,你们两个中的一个已经出过任务了。”

   谢弘昊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是看着顾辰的,他只知道两人中的一个出过一趟国外的任务,具体哪个却查不到。

   不过,看两人的样子,冷静沉稳的顾辰明显更让人放心些。至于顾雨,他和顾家人原来的感觉一致,看脸就够了。

   至于两人有什么特别之处,现在并不能看出来,但是能让那个人委托任务的侄子,绝不会像表面看着这么简单。

   顾辰瞄了顾雨一眼,点了点头,“如果能帮的上的,我们会尽力。”就算不帮助这些人,他们自己也要想办法出去,还不如一起行动,说不定还能早点找到出路。

   谢弘昊见两人痛快,也很是满意,“跟我过来,我将这几天的遭遇和收集到的一些资料给你们看看。”

   说这些话的时候,谢弘昊声音并不高,他们的位置离其他人也不近,所以并没有其他人听到。

   看到顾雨和顾辰跟着高个子军人离开,大家都有些疑惑。知道谢二少身份背景的人,还很是羡慕,如果跟谢家打好关系,以后前途无忧啊。

   乔扬倒是有些担心两人,打算跟过去,被元景制止了。

   乔扬跟这个给人压力很大的室友虽然不熟,却对他有一股莫名的信任,犹豫一下,又坐了下来。

   谢二少谢弘煊明显对顾雨顾辰持怀疑态度,都是大一学生,这两兄弟一看年纪就非常小,能帮上的忙还不一定有自己多呢。

   不仅谢二少,谢弘昊手底下那四个人也一样的看法,他们倒是对这学生肩膀的绿鹦鹉感兴趣,光看体重,怕是比金刚鹦鹉还重了吧。

   二号和云昭一样,一向自持美貌,不怕任何人看,而且还有极强的优越感。这会儿见人看它,更加挺胸抬头,恨不得踩到顾雨脑袋上去——位置更明显一些。

   谢弘昊带两人过来,对又凑过来的田娇打了个手势,田娇不太情愿地离开了。她哥办正事的时候,是不会允许她在旁边的。

   但是,那俩人还是外人呢,怎么就可以?

   田娇不满地朝闺蜜林苏走去,想跟她抱怨两句。林苏身边是受了些轻伤的林清,两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林苏连顾辰都顾不上盯着了。

   谢弘昊拿过自己的背包,从里面取出相机和一张地图。

   “这地方,从几十年前就引起一些人关注了。还有人进来过,最后都没有出去。部队也来过几次,虽然没出事,但也无功而返。不过,并不是因为部队有多厉害,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发现,连地方都找不到。后来,那些关注这里的人总结出一个规律,这地方,十年才能进来一次。”

   “我们就是这次出任务的小组,这是我们来的时候得到的地图,进来之后,地形,以及发生的一些事,也已经用相机拍下来了。”

   顾雨边看顾辰手里的地图,边问道,“你们是打算找出去的办法,还是进去救人?”

   谢弘昊这才拿正眼看了顾雨一眼,说道,“如果不遇到你们,当然是出去求援。现在,如果能出去,我打算分开进行。一部分人出去找人帮忙,我带人再进去一趟,得给他们送些食物进去,如果只等着救援,我怕那些人撑不住。”

   除了食物,药品也是缺少的,他们出来的时候,已经有人受伤了。他们带了伤药,但是没有预料到会有那样严重的伤势。

   这些学生们带来的食物倒是能凑出来一些,药品就只是简单常见的药了。

   顾雨偷偷跟顾辰说了阵法的事,顾辰将地图给顾雨看,自己则把相机里的照片排列了一下。

   顾雨把地图和顾辰挑出来的有地形的照片都看了几遍,牢牢记在脑子里。

   然后,他将那份基础阵法玉简拿在手中,开始用神识查看。

   这里当然不是聚灵阵,聚灵阵是需要消耗灵石的,没有足够的灵石根本无法长久的存在。

   这里只是将人困住,明显是其它阵法。

   顾雨看了几个一品阵法,对比地形,没有发现任何相似点。

   正在头疼之际,云昭给他传音道:二品阵法,第三个,小五行迷阵。

   顾雨摸了摸手腕上的云昭,知道云昭筑基之后,神识比自己强大,所以先找到了阵法。

   顾雨直接掠过一品阵法,察看云昭说的小五行迷阵,果然看出了不少眼熟的地方。

   看出是什么阵法,还要熟悉阵法,理解阵法走向,才能有思路破解阵法。

   顾雨这才感到到自己之前的自信有些天真,将小五行阵记了几遍,然后拿出纸笔,自己在白纸上画了起来。

   周围的人不知道顾雨在做什么,谢弘昊却眯起了眼睛,不动声色地察看时,却只是线条和公式。

   这又是在做什么,总不会真在这里算数学吧?不,不像。

   那边,学生们组织的小队陆陆续续地回来了,原来的自信慢慢被消磨,他们尝试了很多种办法,甚至闭上眼睛一路摸过去,都没办法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 女生们渐渐安静下来,恐惧无助又开始蔓延。

   指导员表面镇定,还得努力安抚学生,心里却一片苦涩,出来的时候别人都羡慕他,既能跟谢家接触,又免费出来玩一趟,谁知道能出这种事呢。

   能来到这个学校的学生,哪个不是天之骄子,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,出一点事,他也负不起责任啊。

   而学生们的忧心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到达了顶点。

   他们吃午饭的时候是中午,现在找了半天,找不到路,晚上只能在野外睡了。

   来的时候,只带了中午的食物和水,现在还给了那些军人一部分,食物和水已经不多了,更别说露营的帐篷等物。

   司机也是郁闷,他们连自己的车都见不到,不然去车里睡也是好事啊。

   顾雨额头的汗越来越多,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身边已经慢慢堆积起来一叠草稿纸。

   当顾雨脑袋发晕时候,云昭一尾巴将顾雨手里的笔抽掉了。

   顾辰也皱了皱眉,让他靠在自己身上,拿了一颗回灵丹塞到顾雨嘴里,说道:“别算了。”

   这会儿,谢弘昊的人已经又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了。

   谢弘煊见这两兄弟在这坐了一个下午,嗤笑了一声,问道,“算出个什么了?”

   顾辰冷淡地看了谢弘煊一眼,只反问了一句,“你找到出去的路了?”

   谢弘煊气闷地闭了嘴,凭他的家世,一向只有别人巴结他,围着他转,而他各方面的表现,长辈们也绝大多数是夸奖他,现在这年纪不大的少年一副比他还拽的模样,谢弘煊看了就来气。

   要不是他们是谢家的恩人,他早教训教训这小子了。

   推演了一下午阵法,顾雨只觉的头疼欲裂,知道是神识消耗过度了。缓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说道,“明天再说。”

   事实上,他已经有些眉目了。

   靠着第一个基台上的人形,虽还悟不透这个小五行阵,却也了解了一些,破解不好说,找出生门却差不多了。

   但是今天却不能再消耗神识计算了,只能等明天再说。

   云昭盘在顾雨胳膊上,夹在顾雨和顾辰中间,满心不舒坦。

   顾辰一见面就说他丑,他才不愿意靠近他!他更不愿意顾雨靠这小子那么近!

   这,这是他媳妇儿呀!

   哎,云昭又发愁道,看来地球上,不仅伴侣的父亲不好搞定,伴侣的兄弟也着实……不讨人喜欢。

   不过,想到蛇岛一行,云昭也不能理直气壮地埋怨顾雨了。

   晚上的时候,指导员将剩下不多的食物平均分到每个学生手中,自己留下了最少的一份。

   即便如此,学生们拿到手的也不多。

   倒是那些出来玩习惯带零食的学生们要好一些,至少自己带了一定的食物和水,不至于挨饿。

   林苏和田娇两人的小包里除了手机,就是化妆品,水都只有一瓶,两人长这么大,第一次尝到挨饿的滋味。

   顾雨拿过大包,让顾辰回去给乔扬元景他们送了趟吃的,他背包里零食不少,当然不想让室友挨饿。

   乔扬拿到顾辰递过来的袋子,打开一看,是肉干和面包,还有一小瓶饮料,带着些颜色,也不知道是什么味的。

   元景没动面包和肉干,将那些都分给了罗文和罗易,自己拿起那瓶饮料喝了起来,体会着身体里的丝丝灵气。

   幸好九月并不冷,晚上露天睡觉也没有什么。女生们铺上衣服,勉强躺下。男生们都睡在外围,有的甚至只能躺在石头上。

   顾雨犹豫了一下,从大背包里拿出四张四四方方面积不小的垫子,这还是他们上次出任务的时候准备的,厚实柔软。给元景送过去一张,女生那边送过去两张,他们自己留下一张。

   两兄弟都是炼气期八层,并不需要睡多长时间,但是今晚顾雨却没有修炼,直接进入了深层睡眠。

   第二天,太阳升起之前醒了过来,只觉得脑清目明,神识的消耗已经恢复了。

   有睡不好的人也醒过来了,悄悄出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。

   顾雨拿出面包吃了两个,连二号也吃了和它体积差不多大小的一只。

   谢弘昊醒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顾雨正撕肉干喂那条小白蛇,偶尔还塞它一口面包。

   那小白蛇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,却一口口将顾雨喂给它的东西都吞进了肚子。

   谢弘昊看的脸皮直抽,蛇难道没有自己的食谱吗,什么都喂它,真的好吗?

   又给弟弟准备了早餐之后,顾雨又开始了计算。

   谢弘昊只吃了很少的食物,为了节省体力,他也没出去锻炼,打算一会儿再分析一下地形。

   一个半小时后,顾雨扔下手中的笔。

   顾辰转头看向顾雨,谢弘昊也放下了手中的地图。

   顾雨微微一笑,“差不多了,找到一条路。”

   几位军人都激动起来,却也有些不信,他们可是找了好几天了,还在这里瞎转悠,还遇到了危险,写写算算就这么管用啦?要说数学的话,他们头儿也是军校第一名毕业,不比这些小子们差啊。

   谢弘昊干脆利落地起身,“走,试试。”

   学生们那边也都收拾起来了,只是早上都没怎么吃饱。

   指导员看这边打算走,忙过来问他们的打算。

   虽然不是绝度的把握,但是谢弘昊怕离开之后,学生们遇到麻烦,干脆让一起走。

   顾雨拿着地图,在上面标了几个点,然后让谢弘昊带着大家照他画的路线走,出错了他会在一旁提醒。

   连着经过了他们野餐的地方两次,在谢弘昊都开始怀疑路线不对时,眼前忽然一亮,周围的雾气似乎瞬间散去不少,山路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,那两辆大巴也隐约能看到了。

   学生们一阵欢呼,指导员脚一软差点坐在地上。

   他们,终于出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