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度哥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莫弃哆将图递过来,我发现每一个板块上都被她标记了数字,山门板块为一,紧挨着山门的第一重板块,数字从二到十五。

“没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我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大家都围了过来看着那张手绘的地图,卫红扇她们开始使用纸笔进行验算。

很快,一个个数据就出来了。

都是精英大学生,这点算数题自然不会出错。何况,他们害怕出错,来回的验算了多次,足以确保结果正确了。

“度哥,我们在哪个板块内?阳律堂又在哪个板块之内?”

莫弃哆问出了关键问题。

我点了一下九号板块,轻声说:“旧杏典藏房就在这里,但阳律堂,在这。”我的‘木头手’挪动到位于最外围的四十一号板块上。

大家伙紧盯着四十一号板块,都陷入了沉默。

都清楚了一件事,事儿大条了!

如果阳律堂就在第一重环形板块区之内,我们只要计算好运行时间,哪怕挨个的去尝试,都能寻找到它,时间长短罢了。

Catherine红衣秋风里的清雅笑颜

但眼下的结果却极为不利。

阳律堂位于最外围的第三重板块区之内,这就意味着,不管我们是穿过山门还是沿着旧杏观本就存在的途经深入探查,其实都是一样的过程。

至少要经过三重环形板块区域,才能进入阳律堂所在的四十一号板块区。

为了等到那个板块正好转到正前方,我们需要严密计算运行数据,依着数据行动和停留。

这就意味着,可能得在某个板块中停留许久的时间,等待四十一号板块绕到正前方来,不能早,也不能晚。

当然,理论上,也可同一重板块区中横向运行,主动的和四十一号板块接近。

但那样一来,经过的板块区域数量将会变多,意味着风险成倍的变大,相较而言,计算出一条‘直线通道’,是风险最小的!

要只是一道数据题,当然问题不大。

但恐怖的是,经过这么段距离的跋涉,会遇到多少妖魔鬼怪和行尸走肉?

我们,真的能顺利的进入四十一号板块区吗?

我示意莫弃哆将鹿邱真人故意留下的地图收进书包内。

“度哥,数据我们都算好了,但是,需要一个初始时间点做基础,这个时间点只能去山门那里捕捉了,得算一下,目前的板块区按着怎样的时间点在运行?”

莫弃哆收好地图,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。

我点了点木头脑袋,凝声说:“只能这么办了,对了,你和莫弃烧有没有办法让大家伙具备一定的驱邪力量?不然的话,遇到鬼怪了,除了你我三人,他们就都是送菜的货啊。”

我看向田堂他们。

田堂握紧了拳头,脸上青筋直跳。

以往,他这个古武社团的会长可是校武力值第一的,不说别的,在校外打些街头小混混,一个打十来个都不成问题,今儿倒好,直接变成了累赘!他这等心高气傲的,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。

奈何这地方不是街头,对我们产生威胁的也不是活人,古武再牛,打不到鬼怪的身上,那也是白搭,田堂颇有‘浑身劲儿无处使’的憋闷感觉。

莫弃哆转头看了看他们,蹙头说:“我倒是会点加持类的小法术,但需要大家付出一定的代价,你们,愿意不?”

“什么代价?”田堂和刘艾玟他们同时追问。

“生人最有价值的是什么呢?就是生命,换言之,就是寿命。如果您们愿意祭献一年寿元出去,就能换来可维持一天的法力,这种法力是燃烧各自的寿命换取来的,对妖魔鬼怪有伤害。

你们本身都是古武好手,田学长更是个中翘楚,一旦能加持上法力,就可以攻击到鬼物了,自然就具备了一定的自保之力。”

莫弃哆犹豫一下,到底是说出此话。

“燃烧寿命去换取法力?这?”

众人闻言,踟蹰起来。

一年寿元听起来不多,但这其中有个很恐怖的问题。

比如说,某个人,他的阳寿只有二十岁,目前却十九岁半了,那么,一旦使用此法,瞬间燃烧了一年寿元,因他剩余的寿元本就不足一年,所以,马上就会死。

还有的人,阳寿可能是二十二岁,目前却二十多了,燃烧一年后,只能活半年多。

所谓黄泉路上不分老少,谁敢说自家寿元就肯定是七八十岁呢?

因而,祭献一年寿元的提议,听起来轻松,其实,无比沉重。

“难道,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田堂艰难的吞咽口水,问了一声。

“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,据我所知,厉害的法师,施法画符就能让普通人暂时的拥有法力,甚至开启不沾因果的阴眼数天,可以让普通人轻松的观察到鬼物。

但那都是需要大手段的,而我和莫弃烧,不过是刚入门的菜鸟法师,那等大手段,不是我俩能施展出来的。莫弃烧还不如我呢,我多少还会一招祭献寿元换取法力的秘术,他连这个都没学明白呢。”

莫弃哆捋捋鬓角发丝,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众人沉默不语,看样子,都不想轻易丢弃一年的寿命。

这也可以理解,是人就怕死,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。

莫弃哆转首看看我,无奈的摊摊手,意思是她已经尽力了,但大学生们不愿付出寿元代价,她也不能强人所难。

“那咱们就先去山门那里确定时间节点吧,这事容后再说,谁要是想通了,就给他施加此术。”

我只能如此说。

众人默默点头,看来,都寄希望于好运气,都不想自己去付出大代价。

或者,寄希望于他人,想着别人付出代价拥有了法力,反过头来保护着他们?若真有这种想法和算计,得是有多自私?

我冷冷的看着他们,暗中直摇头。

他们自己看不到眉心间的黑气有多重,这才心存侥幸。

而我观察的清楚,死亡距离这帮子学生越来越近了,他们却还抠门的想要省下一年半载的寿元?人啊,就是这样的看不清,习惯于自欺欺人。

收拾一番,整顿利索,莫弃哆一声令下,开始行动。

踏出房门,一阵阴风迎面而来,吹得人们遍体生寒,只能强打精神,向着山门位置前进。

这次,我和莫弃哆打头,莫弃烧殿后。

只有通过山门去来回的‘窜动’,掌握板块区的基础运行时间点了,才能去进行下一步。

渐渐的接近了山门,我却猛地一愣,然后,急急的举起右臂。

学生们其实都注意着我,因为,不久前就是我最先发现的白袍子女鬼,变相证明,我的感知最敏锐,因而,一见我举起手臂,就吓得停住了脚步。

“听!”我作势侧耳倾听。

嗤,嗤。

黑暗中,有细微动静传来。

众人的耳朵动着,努力的听着,脸上逐渐的涌上惊惧。

“这是什么动静啊?”卫红扇忍不住低声的问了一句。

我的黑墨双眼死死盯住山门方向,某刻,心头大震动。

“妈呀,蛇,好多蛇!”

凤小船好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一般的喊叫起来,吓得脸发青。

“我的天!”

一众女生快要被吓死了,只见山门方向,呼啦啦的涌来一大片黑影,速度超快的向着这边蜿蜒而来。

本就有些月光星辉,加上手电筒的光线打了过去,清楚可见,那是蛇群。

放眼看,鬼知道那是多少条蛇?

种类繁多,长度十米以上的蟒蛇,细细的竹叶青,还有恐怖的眼镜王蛇,一霎间,我们有进入蛇窟的感觉了。